• 首页 > 小说阅读 > 腰前宝剑血犹猩
    腰前宝剑血犹猩作者钟大发作品《腰前宝剑血犹猩》

    腰前宝剑血犹猩作者钟大发作品《腰前宝剑血犹猩》

    腰前宝剑血犹猩
    腰前宝剑血犹猩小说[连载] 沈少天陈山无删减阅读,是一部无删减的都市小说,主角分别是沈少天陈山,由作者“钟大发”倾情推出,绝的本土居民,自发前来祭奠。人们身着黑衣,手持黑伞,宛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于这湿漉漉的广场上缓缓蠕动着。没有言语。唯有鲜花与香烛,承载着所有人的悲痛与思念。轰轰轰!一阵沉闷巨响,突兀从这阴暗的长空下炸起。那是...
    作者:钟大发 更新时间:2022-09-29 22:06:0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三章

    第三章:满门被灭!

    沈少天开口,一股冰冷的威压霎时倾泻。

    偌大的现场,悄无声息,死寂沉沉。

    但凡目睹这一幕的人,无不是惊觉头皮发麻,脊背冒出一股凉气,手心遍布一层冷汗。

    “他……真的连金家的人都敢动。”

    “真他妈霸气凛然,难道他真的不知道,金家在楚江是什么地位吗?”

    堂堂金家少爷,竟然被当众废掉了一条腿!

    露台上的金展,一口牙齿都要咬碎了,等他被人搀扶起来,大面积的粘稠冷汗,遍布整个面庞。

    “你,你找死!!”

    终于,金展大喝一声。

    睚眦欲裂,青筋暴起的额头上冷汗滚滚而落,他竭力的咬着牙,一双猩红杀意的眸子落向沈少天。

    此时的沈少天已经来到了车旁。

    正在缓缓脱去身上染血的西服。

    待衣服脱去之后,沈少天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件崭新的白衬衫穿了上去,而后是西服。

    把领带系好,缓步走向了驾驶位。

    而就在拉开车门的瞬间……

    突然,沈少天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露台,

    下一刻,便留给了金展一道永生难忘的眼神。

    目似熊罴。

    冷厉如刀。

    一瞬间,金展浑身一僵,便如同被施了定身咒般,直直硬在了原地。

    他的膝盖处依旧剧痛。

    但此时相比于外在的伤痛,他的精神上似乎遭受到了更加强大的冲击。

    那一眼。

    就那一眼,让他如坠冰窟,心理防线临近了崩溃的边沿!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在这么多年里,什么时候见过那种宛如鹰瞵鹗视般的眼神?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这位金家大少才勉强回过神,盯着那辆远去的轿车,眸光闪烁不定,有惊恐,也有言之不尽的怨毒。

    ……

    今夜,阴雨绵绵不绝。

    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也变得朦胧了起来。

    一辆黑色轿车内,沈少天点上了一支烟,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抓着方向盘,双眸微微眯在一起。

    旁边的手机响个不停,可沈少天却跟没听到一样。

    这一年的时间里,被人偷袭至重伤失忆,找了一份给人当司机的工作。

    要不是今天被广场上的悼念刺激,从而让记忆恢复,这份司机的工作,岂不是要做一辈子?

    一支烟抽完。

    沈少天拿起手机,看着上面一直在闪烁的名字,最终还是没接,并把手机关掉。

    他知道,这个点该去接雇主了。

    那个在小小年纪就展现出超强商业天赋的雇主,此时应该等在楚江商学院的大门口,等他沈少天,去接她。

    但是,他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工作。

    而这份有些荒唐的工作,也该结束了。

    一念至此,沈少天急打一把方向,前往大岗山方向。

    大岗山是楚江最有名的景区之一,同时也是军医沈少天的衣冠冢所在。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

    手持一把黑色大伞的沈少天,站在了大岗山山脚下。

    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宛如一道天梯,更像是一条通天之路,隐没在朦胧的薄雾当中。

    无论是在视觉上,还是精神上,都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撼。

    巍峨雄伟,肃然起敬。

    山脚下的一侧,此时停着七八辆黑色越野车,清一色的车队,价值超过千万。

    二三十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青年,手持黑伞,一动不动的站在阶梯两边。

    一个个双眸如炬,于无声当中透着一股威慑。

    好大的排场!

    这究竟是什么人在大岗山上?

    一些拿着祭品,准备上山祭奠军医沈少天的人,眸子里流露出几分惧怕同时,更是倍感好奇。

    沈少天自然也看到了,但他眼眸无波,就要迈步上山。

    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现。

    他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拦在了沈少天面前,一双眸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瞪大。

    激动,

    振奋,

    不可思议等各种情绪,从面庞上一一闪过。

    旋即,当头跪在了地上。

    “天哥……”

    堂堂七尺男儿,发出了一种歇斯底里的大吼。

    惊喜,痛苦。

    愧疚。

    宣泄。

    这一声喊,肝肠寸断,难以言喻。

    “我就知道,你没……”

    青年男子痛哭,而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连压低声音,眼泪却止不住的滚滚而落,“我就知道,天哥你不可能就那么死了!”

    陈山。

    八品武将,也是武川镇边军当中一支先锋小队的头领,平日里负责沈少天的安保工作。

    那时候,在整个边军当中,除了两个助手之外,就属陈山与沈少天走的最近。

    久而久之,也就成了铁兄弟。

    沈少天也是心中微微一颤。

    “山,快起来。”

    沈少天拉起陈山,看着面前这个一年未见,却沧桑落寞到了极点的男人,心底骤然浮现出一股五味杂陈。

    似乎没曾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位熟人。

    “你这条腿,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何只有你一个人?”沈少天问。

    陈山摇头,死死抓着沈少天的胳膊,一双眸子通红似血。

    “天哥,韩英赵虎他们都死了,满门被灭!!”

    轰!

    本就阴沉的长空,猛地划过一道惊雷。

    不多时,在雷霆的裹挟下,狂风突起,一场倾盆大雨随之席卷而来。

    雨打伞面,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也打在了沈少天的心底。

    冰冷。

    刺骨的冰冷!!

    也让咬牙切齿,痛苦到面目狰狞的陈山,浑身被淋透,狼狈如丧家之犬。

    韩英,赵虎。

    这两人是沈少天的助手,也是拜过祖师爷的徒弟。

    竟然,都死了?

    还是被灭了满门??

    “你这条腿,也是?”沈少天的嘴唇在微微颤动。

    这次,陈山点头了,潸然泪下,“你出事后,我们很多人都休假在家,十几天后的某个晚上,来了好多人……”

    “最终我逃入一个商场,对方有所顾忌,这才幸免于难。”

    “第二天我才知道,韩英他们全家都遭难了。”

    “天哥,这是阴谋啊!!”

    说到这里,陈山再次压低了声音,冷冷道:“北漠之战刚结束,你就遭受了意外,然后是我们这些与你亲近之人。”

    “什么外族人偷袭,这明明就是武川侯……”

    “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