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孩子爸爸请起立
    孩子爸爸请起立夏知薇宫野by唐小僧吖全文免费阅读

    孩子爸爸请起立夏知薇宫野by唐小僧吖全文免费阅读

    孩子爸爸请起立
    主角叫夏知薇宫野的小说叫《孩子爸爸请起立》,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小僧吖最新写的重生文,内容主要讲述:声音,声音里透着一股矫揉造作的苍白和矫情。听见宋婉的声音,夏知薇终于有了反应。女孩蓦然睁眼,一双灵动黑眸,如同绝美的脸蛋镶嵌两颗价值连城的琥珀,夏知薇看见她仇恨至极的一男一女,此刻挽着手站在自己面前,由于刚刚醒来而布满红润的脸色瞬间换上狠厉,她没有多加思索,猛地站起来,顷刻怒道:贱人,你们还有脸来?沈晏卿和宋婉这两个贱人,一个背叛他...
    作者:唐小僧吖 更新时间:2022-09-29 21:54:3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五章

    五 让宋婉从公司滚蛋

    黄昏的暖黄给宫家简约又不乏凌乱之美的花园增添一抹柔和,宋婉瞥一眼熟睡的宫野,男人高大雄伟的身躯蜷缩在小小的躺椅上,显得突兀,余晖落在他脸上像镀了一层薄金,矜贵非凡,如果宫野不残的话,他才是自己的首要目标。

    “表哥,我做好了。”宋婉拿着四根拐棍站起来,由于长时间下蹲,双脚一酸,差点没跌倒。

    听见声音,宫野缓缓睁眼,敷衍的瞥一眼,道:“挺好的,辛苦了。”

    “不辛苦,表哥喜欢就好。”宋婉道,将拐棍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旁边给他倒茶,故意展示自己被磨出血泡的手。

    宫野的确注意到了,但是又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划着手机,道:“听说你厨艺不错?”

    “对。”宋婉自信点头,厨艺这方面她的确有说话的资本,“婉儿觉得女孩子还是多学点东西比较好,这样可以为心爱的人下厨。”

    宋婉拉长尾音,把青瓷茶杯推过去,宫野轻啜一口,笑道:“那你去做饭吧。”

    “好,表哥有什么想吃的吗?”宋婉笑问,她刚才已经说了“为心爱的人下厨”,然而宫野还坚持让她做饭,是不是代表他已经明白她的心意?

    “把冰箱里面的东西都做了。”

    “都做了?我们两个人吃不完吧?”

    “也没多少,去吧,记得带手套,我有洁癖,我先去换件衣服。”宫野回道,略过她回了主楼卧室。

    宫野的家宋婉也来过很多次,她对厨房的位置和摆设很熟悉,但是当她打开冰箱门的时候,惊呆了。

    满满当当三开门,除了一排啤酒,全部都是食材。这叫“也没多少”?

    她记得,宫野不经常在家吃饭,为什么屯那么多食材?

    让她自己做那么多饭菜,累死她算了。

    宋婉在心里抱怨一句,但是想到这是为宫野做的,就不那么难受了。

    一小时之后,宋婉累弯了腰,还是坚持把一盘盘饭菜端上餐桌,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宫野说上去换衣服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

    “外面突然下雨了,这个鬼天气。”夏知铎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抱怨一句天气,就看见宋婉端菜从厨房出来,笑道:“你来那么早?”

    “我?”宋婉微愣,不知道夏知铎过来是干嘛的?

    “知薇和晏卿去给宫野买礼物去了,我先过来,结果赶上了阵雨,刚到这里就又停了,还不如跟他们一起去呢。”夏知铎哭笑不得,没有注意到宋婉的黑脸,听见皮鞋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打扮隆重的宫野站在楼梯口,看见他落鸡汤的样子,嫌弃的白眼。

    “大哥,咱们几个聚,你至于穿成这样吗?”夏知铎费解,蹬蹬蹬跑上去,看着男人头上的发胶,笑了,“在国外学会装腔作势了。”

    “帅吗?”宫野笑问,整理着脖颈上的蝴蝶结。

    “帅帅帅。”夏知铎竖起大拇指,道:“我去你卧室找身衣服换。”

    “去吧。”宫野点头答应,瞥一眼原地不动的宋婉和桌上的饭菜,不苟言笑的走下去。

    “原来今天是聚会啊。”宋婉小声嘟囔着,宫野瞅见她失落的表情,道:“饭菜都做好了吗?”

    “还有几道。”

    “赶紧做,等会就开饭了,别耽误时间。”宫野抬手吩咐道,完全把她当成保姆一样,保姆还有个笑脸呢,她全程热脸贴冷屁股。

    “我马上做,表哥先坐吧。”宋婉勉强笑笑,宫野怎么不说明白,害的她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

    二楼,夏知铎揉着被雨水摧残的头发,娴熟的走进宫野的卧室。

    过去衣帽间,满目的衣服却只有黑灰之色,就连最普通的家居服也是这样单调。

    “这可不符合我的品味啊。”夏知铎嫌弃道,实在受不了身上雨水的黏劲,拿了一身还算看上眼的深蓝色休闲装换上。

    换上之后,把脏衣服随意扔在衣娄里,才注意到衣娄里被换掉的床单,床单上面的白斑还有鲜艳的一抹红,作为男人,他没理由不联想。

    “宫野,你藏女人了吗?”夏知铎高喊着,蹬蹬蹬跑下楼梯,刚好夏知薇和沈晏卿买礼物回来。

    沈晏卿自然听见了这话,不过他首先把他俩精心挑选的茶宠递给宫野,倒是夏知薇和宋婉,显然不淡定了。

    “谁藏女人了?你别冤枉我。”宫野反驳道,瞥一眼旁边的夏知薇,果然,她的脸色很不好。

    “你衣娄里面的床单怎么回事?”夏知铎跑过来,拉把椅子坐下,审视着宫野,“谈恋爱就说,干嘛藏着遮着?”

    “床单怎么了?”沈晏卿好奇道。

    “单身狗连个床单都不能换吗?”宫野打趣道,想赶紧遮过这个话题,听见床单,夏知薇才意识到原来她就是宫野藏的女人。

    “哥,别多想他了,倒是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夏知薇接茬道,替宫野转移火力。

    “不是我多想,你看见你也多想,换个床单没问题,但是上面的斑?”说道这里,考虑到还有两个女人在场,夏知铎放低了声音,但是意味深长的用指节敲击着桌面。

    “知铎,有斑很正常。”沈晏卿闷笑道,站起来给每个人夹了菜。

    “有血还正常吗?”夏知铎反驳道,听见这话,在场的人都不淡定了,尤其是夏知薇,高跟鞋狠踩着宫野的脚,用鞋跟碾来碾去。

    宫野闷喊一声,青筋爆出,咬牙高声道:“第一我没藏女人,第二我自己整的,第三我不小心伤到自己了,还有问题吗?”

    “…呃!”夏知铎愣了,脑补了某些悲催的场景,两秒后,一边摇头,一边感叹道:“没问题了,兄弟再也不问了,哥是个狠人啊。”

    “就你多嘴,哥脸都被问红了。”沈晏卿打个哈哈,以轻松愉快的氛围遮过这事,宫野笑笑,疼痛难挨,悄无声息的将手伸向桌布底下,挪开夏知薇的脚。

    他都已经圆过去了,就算将功赔罪了吧。

    但是他的谎话,实在让人浮想联翩,堂堂宫家大少,纵然跛脚,也不至于找不到女人谈恋爱吧,估计是忌讳着自己的残疾,不愿意接触别人。

    “哥,喝点汤,最近天气确实挺燥的。”沈晏卿憋笑道,在宫野的死亡注视下给他盛碗汤,又给夏知薇盛一碗。

    “晏卿哥,我也要一碗。”宋婉立刻拿汤碗举在中间,汤放的位置她根本够不到,沈晏卿知道她在吃醋,但是夏知薇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情况,宋婉这样刺激她,万一知薇当着大家的面捅出来?

    “婉儿,我能够到,我来盛。”怕夏知薇吃醋,夏知铎主动接过汤碗,用勺子在里面舀了几下,笑道:“婉儿那么瘦,我给你盛几块肉。”

    “还是知铎贴心。”沈晏卿接话,给宋婉一个警告的眼神,宋婉委屈巴巴的看他一眼,道:“这个汤我炖了好久。”

    “你炖的?”夏知铎诧异道,把碗放在她面前,道:“这些菜该不会都是你做的吧?”

    “对啊,为了大家吃的好,我累一点没关系。”宋婉大方回道,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夏知薇打断。

    “婉儿厨艺很好的,这点晏卿知道。”

    “对。”沈晏卿皱眉,接过夏知薇挑衅的眼神,沉吟片刻,对着夏知铎探究的目光,道:“婉儿给我和知薇做过饭,很好吃的,你今天有口福了,多吃点。”

    “这样啊,你真是偏心知薇和晏卿,我今天第一次吃到。”夏知铎嘟嘴道,闷下一口米饭。

    “婉儿当然偏心我了,她听说我要备孕,主动请缨,说要辞掉夏氏的工作去家里照顾我呢,一日三餐,洗衣做饭,交给别人她不放心的。”夏知薇“夸赞”道,一副炫耀好闺蜜的模样。

    “你们终于要备孕了,我都替你们着急,爸妈天天念叨抱孙子。”说着,夏知铎一激动,拍着宋婉的肩膀,谢道:“太谢谢婉儿了,知薇跟你最熟悉,把她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这下有你照顾她,绝对事半功倍,你放心,等孩子生了,工作你随便挑,夏氏,沈氏,都欢迎你。”

    “宫氏也欢迎你。”宫野笑道。

    宋婉:“我?”

    “哥,婉儿说了,她特别喜欢孩子,等孩子生出来她要照顾的,最起码照顾个一两年吧,之后她再休息休息,散散心,工作的事情再搁搁,你干嘛老想着压榨她?”夏知薇埋怨道,生怕夏知铎“欺负”了宋婉。

    “哥不是这个意思,误会了,那既然婉儿都决定了,我双手,不,双手加双脚支持。”夏知铎笑道,揽着宋婉的肩膀,不停的给宋婉道谢,端起酒杯给她碰一个,然后给宋婉盘里夹了很多菜,直到垒成小山。

    这两兄妹一唱一和,完全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宋婉暗骂一句,牙咬的吱吱响,夏知薇,算你狠。

    晚上十点,停杯投箸,唯一喝多的夏知铎边喝边吐,满面红光,贴着宫野非让他讲讲在国外的事情。

    “等你酒醒我再讲。”

    “我没醉。”夏知铎甩袖道,眼神迷离乱转,夏知薇过去握着他的手不让他乱动,凶道:“哥,你真的喝醉了,我和晏卿送你回去。”

    “不回去,我就跟宫野睡了。”说着,夏知铎双手双脚缠在宫野身上,一百多斤的重量将宫野压在沙发上。

    “我不跟你睡,你赶紧回家。”宫野嫌弃的推开他的脸,满嘴酒气,差点就要亲上了。

    “知铎,我背你上车,我们回去行吗?”沈晏卿温柔道,夏知铎喝多之后只能顺着。

    “我跟宫野还有好多话没说呢。”夏知铎唠叨道,推开众人。

    “知铎,我晚上有事,你在不方便。”宫野意味深长道,噙着一抹惨绝人寰的笑意,牵起夏知铎的手,十指交缠,“啪啪”两下。

    “哦!”

    “哈哈哈!!你早说,我走我走,我不打扰你,我哥就是强。”夏知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主动扑过去找沈晏卿,酒品极好,熟练的上背。

    沈晏卿无奈的笑笑,背着他上车。

    “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夏知铎回头喊道。

    “好。”宫野笑笑,给夏知薇一个得逞的表情,夏知薇扶额,这算什么?

    把夏知铎送到家之后,夏瀚宇和夏知薇妈妈蒋淑听见夏知铎嘴里念叨着“备孕”什么的,就猜到了。

    也没留夏知薇住,催着她赶紧跟沈晏卿回去。

    车子刚行驶到沈家,后座的宋婉呻吟起来,说“痛。”

    “婉儿,你喝酒了吗?”沈晏卿担忧道,吃饭的时候他俩坐的远,他就想着夏知薇刚做完手术不能喝酒,忘记观察宋婉了。

    “喝了一些。”宋婉低声道,身体慢慢软下去,可怜兮兮的捂着腹部。

    “知薇,婉儿胃不好。”沈晏卿为难的看着夏知薇,夏知薇心下明了,此时,车子刚好行驶到门口停下,夏知薇开车下去,撂下一句:“我很好,你们走吧。”

    看着夏知薇自信走开的背影,沈晏卿喊道:“知薇,有事叫我,我不会关机的。”

    夏知薇听见了,受不了他这中央空调磨磨蹭蹭的性子,捂着耳朵,走进房内。

    听见车子重新开动的声音,夏知薇冷笑几声,疲惫的走上二楼卧室,一开门,宫野洗香香擦白白已经躺床上了。

    “你怎么在这?”夏知薇惊喜道,坐在床边,任由宫野强硬的把她搂进怀里,后怕的锤他几下。

    “你不怕沈晏卿进来?这可是我们的新房。”

    “宋婉不会让他进来的。”宫野自信道。

    “你猜的还真准,宋婉装胃疼,把人带走了。”夏知薇笑道,想起来吃饭的时候宫野说的谎话,就笑到不行。

    “我哥是不是把你问懵了?”

    “当然懵,我当场就愣了。”宫野埋怨道,想起来当时尴尬的场景,就恨不得暴打夏知铎一顿,“还好我机智,要不然就圆不过去了?”

    说完,宫野温柔的摸着夏知薇的腹部,夏知薇目光下移,落在他抚摸的大手上,无语道:“你也以为里面有受精卵?”

    “他俩的肯定没有,万一有我的那?”

    “有那么快吗?”夏知薇白眼道,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她的肚子。

    “多试几次。”宫野笑道,抱着腰把人拖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