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478251
    苏言薇秦裴之小说大结局478251免费在线阅读

    苏言薇秦裴之小说大结局478251免费在线阅读

    478251
    《478251》主人公叫苏言薇秦裴之,由二爷写的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婚,记者今日怎么就知道了?她好不容易摆脱掉记者,回到车内,打开手机就看到头条新闻视频。视频上她的丈夫秦裴之满脸憔悴地对记者说: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离婚冷静期的第一天,恭喜我老婆夺冠。苏言薇看完视频,只觉浑身发冷。还没等她回过神,手机振动,一个电话打进来。她低头一看,是她妈妈。苏言薇刚接,还没开口。苏母责怪的声音就在电话里响起:苏言薇,你怎么能和裴之...
    作者:二爷 更新时间:2022-09-23 10:20:4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一章 太天真

    嘉林市网球运动中心。

    一场备受瞩目的市网球决赛正在举行。

    苏言薇接了一个又一个球,动作干净有力,很快赢得这场比赛。

    领完奖下场时,记者蜂拥而至将她围住。

    苏言薇本以为他们是想问自己获奖感言。

    然而却听他们问:“苏言薇女士,请问你和秦裴之先生是离婚了吗?”

    苏言薇愣住,不明白自己和秦裴之昨日才去登记准备离婚,记者今日怎么就知道了?

    她好不容易摆脱掉记者,回到车内,打开手机就看到头条新闻视频。

    视频上她的丈夫秦裴之满脸憔悴地对记者说:“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离婚冷静期的第一天,恭喜我老婆夺冠。”

    苏言薇看完视频,只觉浑身发冷。

    还没等她回过神,手机振动,一个电话打进来。

    她低头一看,是她妈妈。

    苏言薇刚接,还没开口。

    苏母责怪的声音就在电话里响起:“苏言薇,你怎么能和裴之离婚,裴之这么好的一个人,离开了他,你一个二婚女人还能嫁给谁?”

    “妈,这婚是他……”提的。

    后面两个字,苏言薇还没说出口,便被苏母打断:“夫妻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你不能总让裴之让着你。去和裴之道歉,然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说完,苏母挂断了电话。

    苏言薇听着挂断的忙音,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她看着车窗外的落雨,眼底有些酸涩。

    所有人包括她母亲都觉得自己嫁给秦裴之是天大的服气,是自己高攀了。

    他们说秦裴之有才有貌,专一疼老婆……

    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场维持四年的婚姻里,自己到底遭受了什么。

    苏言薇一路驱车回到家。

    刚打开门,就看到秦裴之一身挺拔的西装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喝着红酒。

    苏言薇忍不住开口:“我们不是说好了,这事不告诉媒体吗?”

    秦裴之闻声,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言薇。

    “我们有立下什么凭证吗?”

    一句话让苏言薇喉咙一堵,她恍惚想起结婚前闺蜜林星跟她说的话:你丈夫确实是万里挑一,一般男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你以后肯定会被他拿捏的死死的。

    她苦涩一笑,如今哪里只是自己被拿捏。

    她的家人朋友都被秦裴之超高的演技所骗了……

    苏言薇深吸一口气:“离婚协议上说,我们离婚后,房子归我,你好像不该出现在这里吧。”

    秦裴之听后轻笑一声,放下酒杯,起身温柔的看着苏言薇,说的话却异常凉薄。

    “不住在这里,我怎么扮演好一个被抛弃的丈夫身份?”

    苏言薇闻言,一张脸惨白,再忍不住心底的委屈。

    “明明是你要和我离婚,你怎么能这样?”

    秦裴之一步步朝着她走近:“人要学会成熟,你总不能永远这么天真。”

    话落,他转身走到二楼卧室,“嘭”得一声关上房门。

    苏言薇一个人站在大厅,只觉满身孤寂。

    ……

    夜幕降临,苏言薇彻夜不眠。

    只是在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才勉强眯了一下,但是却又被床边的手机铃声吵醒。

    是医院打来的。

    电话里她一直以来的主治医生说:“你之前做的体检结果出来了,以后你不能再参加比赛了。”

    第二章 再难参赛

    苏言薇匆忙赶去医院,才得知,因为以前她比赛手臂受伤,一直没有好好将养。

    新伤加旧伤,导致以后再难参赛。

    苏言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外面下着大雨,她打着伞,看着空旷的四周,内心压抑之极。

    她最大的梦想就是站在中央球场,代表国家比赛,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这时一个电话打过来,是外公,苏言薇接过。

    本以为外公也要责怪自己和秦裴之离婚,却听到外公说:“染宝,外公才看到你比赛的视频,恭喜你夺冠。”

    苏言薇闻言,强忍涩意:“谢谢外公。”

    外公是她获胜以来,唯一一个真心恭喜她的人。

    电话那头外公听着苏言薇有些哽咽的声音,忍不住问:“怎么了?”

    苏言薇仰头看着阴沉的天空:“没事,我什么时候回去见见您吧,我想您了。”

    外公却笑着说:“你训练要紧,看我个糟老头子做什么,好好训练,争取为我们国家夺冠,拿奖!”

    以前听到外公这么说,苏言薇一定会说好,可此时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外公见苏言薇许久没有回话,又叮嘱道:“等过年就回来看外公,外公和你一起训练,外公现在身体好的很呢。”

    “好,好。”苏言薇强忍住情绪回。

    电话那边挂断。

    老爷子身体消瘦的躺在病床上,将手机交给医生。

    “我外孙又拿奖了,等过年,我老头子就可以见她了喽……”

    医生拿着手机说不出话,癌细胞扩散,一个月都坚持不了,哪里还等得到过年。

    ……

    嘉林市区。

    苏言薇想着外公说的话,不想辜负他老人家希望。

    她暗下决定,在过年前,一定要赢下省区比赛,将奖牌带回去给外公。

    可她转头又想到秦裴之。

    商人追名逐利,秦裴之作为秦氏总裁和首席运营,他绝不会放弃这次两人离婚的噱头。

    她不想让外公知道这些事……

    想到这,苏言薇决定去找秦裴之谈谈。

    秦氏办公楼。

    秘书将苏言薇带到秦裴之办公室。

    秦裴之坐在办公桌前,看到她,起身朝她走过去,眉眼尽是温柔:“怎么眼睛红红的,哭过了?”

    说着,他伸手朝苏言薇的脸而去。

    苏言薇早已习惯他人前的温柔,此刻却不想陪他演戏,偏头躲过。

    “我有事和你说。”

    秦裴之抬起的手一僵,眼底闪过一丝阴鸷,很快消散不见。

    秘书识趣离开,当门关上的那一刻,秦裴之周身顿时冷了下来,转身坐下。

    苏言薇对他前后不一的变化早已习惯,走上前:“你能不能不要在媒体面前炒作我们离婚的事了?”

    秦裴之闻言,声音漫不经心:“凭什么?”

    苏言薇只得将自己的体检报告递到秦裴之的面前桌子上。

    “医生说,我再也不能参加比赛,我只求安安稳稳参加完这个月的省赛,之后我就会退役。”

    秦裴之轻撇了一眼桌上报告,没有看,拿起,直接扔到了碎纸机。

    一系列动作形同流水。

    做完,他抬头看着苏言薇出声嘲讽:“看来,你比我还要技高一筹。”

    苏言薇见诊断报告一点点变成碎屑,怎么也没想到两人相处四年,他对自己却一点信任都没有。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骗你。”

    苏言薇最后说了一句,而后转身离开。

    秦裴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色深沉。

    ……

    苏言薇从秦氏出去后,便去到了训练场地,埋头训练。

    不知道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真的因为手出问题,她接球时总是出错。

    教练余沐泽看的直皱眉,抬手让她下场,先在一旁休息。

    苏言薇只得先调整状态,然而正当她整理手肘上的护肘时,远远就看见苏母风风火火的赶过来。

    “妈……”苏言薇刚想问她怎么来了。

    然而话音未落,苏母扬手“啪!”的一耳光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第三章 回家吧

    一时间,周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苏母却丝毫不在意这些目光,指着苏言薇就骂:“谁准你去裴之公司闹事得?还说自己手有病,我看你是脑子有病!”

    苏言薇脸颊发烫,才知道秦裴之又和自己妈告状了。

    她见周围同事都看过来,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和母亲吵闹。

    伸手拉苏母的手:“妈,我们回去再说吧。”

    有些事她还是决定要跟母亲讲清楚。

    苏母见状却甩开了她的手:“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不跟裴之和好,以后也就不用和我说话。”

    说完,苏母转身离开。

    苏言薇看着她的背影,心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喘不过气。

    从小到大,认真听她说话的,也就只有外公了。

    她没了继续训练的心思,跟教练请了假一个人走回家。

    走到门口,正要推门时,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女人声音。

    “裴之哥,薇薇不在家,我在这儿会不会不好呀?”

    苏言薇脸色一白,清晰的识出这个声音,是自己的闺蜜林星。

    她一直知道秦裴之并不是外人眼中的专一形象,但苏言薇从来没想到秦裴之会靠近自己身边的人。

    苏言薇僵在原地,就听秦裴之说:“放心,薇薇很大方。”

    话落,苏言薇就听到林星轻笑的声音。

    听到这,她再也忍不住推门而入,一开门就见林星和秦裴之分别坐在沙发上。

    林星听到开门声,转头见到苏言薇,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红了一片。

    急忙解释:“薇薇,你别误会,我和裴之哥……”

    苏言薇打断她的话:“出去!”

    林星眼底顿红,看向秦裴之。

    秦裴之却只是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领带,站起身,对林星说:“听她的话。”

    林星见状,只能不情不愿离开。

    等她走后,屋内只剩下秦裴之和苏言薇两人。

    苏言薇站在大厅内只觉窒息,她什么也没说,转头回自己房间。

    秦裴之本以为她又要兴师问罪,没想到她只看了自己一眼后上楼。

    他跟着进去,就看到苏言薇在房间里收拾着行李。

    秦裴之眸色一冷:“你要做什么?”

    “你不肯搬,我搬。”苏言薇手上不停,淡淡开口。

    说完,她抬头看向秦裴之又说:“秦先生,感情婚姻不是拿来玩的,我希望你以后好好尊重你的另一半。”

    秦裴之闻言,冷笑:“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尊重你?”

    苏言薇一僵,转头不再和他说话。

    她知道,不管怎样,她都说不过这个巧舌如簧的男人。

    苏言薇只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拖着箱子在秦裴之玩味的视线中离开了。

    她找了个离训练场很近的旅店居住。

    房间不大,但胜在清静。

    躺在床上,她好不容易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苏言薇早早就去了训练场。

    然而,她发现今天训练场内气氛很奇怪,不少人围在屏幕前窃窃私语。

    苏言薇走过去问:“怎么了吗?”

    众人看到苏言薇,面色有些尴尬。

    其中一人指着屏幕说:“你自己看吧。”

    苏言薇抬头看向屏幕,就见电视里重播着一个新闻采访。

    她眸色一紧,就看到电视里记者采访秦裴之问:“您知道苏言薇女士搬到旅店,和一个陌生男人先后入住吗?”

    秦裴之对着镜头神情憔悴:“薇薇平时工作忙,但我相信我老婆。”

    说完,秦裴之又对着镜头满眼深情的说:“老婆,回家吧,不管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