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234567
    陆宴臣方予禾by华南虎 234567免费完整版

    陆宴臣方予禾by华南虎 234567免费完整版

    234567
    陆宴臣方予禾是著名作者华南虎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提示音响起,突如其来的光亮令方予禾倍感刺眼。男人的嗓音极具磁性,如陈年佳酿般醇厚:怎么还没睡?一室静默。方予禾背对他坐在餐桌前,身影既单薄又孤寂。面对她的沉默,陆宴臣蹙起剑眉:叫我回来什么事?今...
    作者:华南虎 更新时间:2022-09-23 10:14:5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一章

    2022年,七夕。

    烛光燃尽,家里一片漆黑。

    方予禾精心准备的晚餐已经凉透。

    距离十二点整还有三十秒,她闭上眼,在黑夜中听着秒针嘀嗒嘀嗒过去。

    指纹锁打开的提示音响起,突如其来的光亮令方予禾倍感刺眼。

    男人的嗓音极具磁性,如陈年佳酿般醇厚:“怎么还没睡?”

    一室静默。

    方予禾背对他坐在餐桌前,身影既单薄又孤寂。

    面对她的沉默,陆宴臣蹙起剑眉:“叫我回来什么事?”

    “今天是我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我以为你记得。”

    她声音很轻,咬字却很重。

    陆宴臣微微一愣,心里有些烦躁:“七年的老夫老妻了,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有意义吗?”

    方予禾呼吸一窒。

    结婚七年,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今天,好像是他这个月第一次回家。

    方予禾苦笑一声,语气中满是自嘲:“没有意义,是我太矫情了。”

    一回来就阴阳怪气,陆宴臣只觉得厌烦。

    但这么晚了,他又懒得再走。

    陆宴臣冷着脸脱下外套:“很晚了,休息吧。”

    下意识接过他手中陌生的外套,方予禾顿时怔住。

    从前陆宴臣的衣物都是她打理的。

    可不知从何时起,这些衣服都变得陌生了。

    “叫你拿睡衣,你在发什么呆?”陆宴臣不耐烦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方予禾扫了眼已经打包好的白色行李箱,反正也只能陪他过最后一个纪念日了……

    “好,马上。”

    她若无其事的把外套挂好,拿了一套蓝色的睡衣递给陆宴臣。

    他嫌弃的看了一眼:“这衣服都多旧了,还拿来做什么?”

    她手一颤,睡衣险些落在地上。

    大学时两人相爱,她家世普通,陆宴臣却是豪门大少爷。

    为了和她在一起,陆宴臣甚至不惜和父母决裂。

    这套情侣睡衣是他们新婚的时候一起挑的。

    七年,衣服旧了,人也旧了。

    趁着陆宴臣洗澡的间隙,方予禾从抽屉中拿出早就拟好的协议。

    她重复看了许多遍,直到确定没有问题才放回原处。

    躺回属于他们的大床,方予禾脑中闪过哥哥方嘉翰的话:“不要把全部身心托付给陆宴臣,他……不值得。”

    哥哥应该早就料到会有今日了吧,才会这么含蓄的提醒她。

    床边忽然陷了一下,方予禾下意识去抱他。

    陆宴臣却一把拂开她的手:“我很累了,早点睡吧。”

    方予禾紧咬着下唇。

    翌日,清晨七点。

    方予禾起床准备早餐,忽然胃中一阵绞痛。

    她冲进距离主卧最远的洗手间,用冲水声掩盖着呕吐声。

    看着被冲走的血丝,方予禾苦笑一声。

    等到方予禾走出来时,陆宴臣正翘着腿坐在餐桌边看报纸。

    明明早餐已经做好放在餐台上,却非要她亲自端上桌不可。

    自从生意越做越大,陆宴臣似乎对一切都心安理得,从未考虑过方予禾的感受。

    “下午五点准时到如意居,陪我爸妈吃顿饭。”

    陆宴臣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通知她记得自己过去。

    所谓的吃饭,每次都会伴随他父母的侮辱。

    这次,方予禾不想再忍受那些羞辱了:“我今天有事。”

    “啪!”

    陆宴臣不悦的把餐刀一放。

    锐利的眼神好像要把她看穿:“我为你和家里断绝往来五年,现在好不容易和好,你就不能为我好好孝顺父母吗?!”

    苦涩在心头肆虐。

    方予禾深吸一口气,终于把那早就拟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他面前。

    “你抽个时间,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第二章

    气氛瞬间凝固。

    看着黑体加粗的“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陆宴臣眸光一寸寸冷了下来。

    “你又在闹什么?是怪我太忙无法顾及你,还是你在长辈面前连一点委屈都不能受?”

    方予禾心口一刺,只能苦笑。

    为什么?

    因为他不爱了,也因为她太累了。

    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陆宴臣,方予禾倍感陌生。

    相爱十年,结婚七年。

    她从来没像今天这般认真的审视他。

    而他,也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

    “陆宴臣。”她语气淡淡的,却饱含解脱,“我没有在跟你闹,离婚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都错了。”

    语毕,她无视陆宴臣阴沉的脸色,走回主卧。

    方予禾没有下一个七年了,剩下的日子,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十分钟后。

    每天素面朝天的方予禾化了个精致的淡妆,换了身靛蓝色连衣裙,长发在脑后松松挽起,露出修长白皙的天鹅颈。

    方予禾踩着细跟,对陆宴臣视若无睹,拖着行李箱平静的朝门口走去。

    陆宴臣却只觉得方予禾不过换了个方式想引起他注意。

    他眼中闪过一丝厌烦,语气没有一丝温度:“方予禾,我警告你,适可而止,今天你走出这个门就别想轻易回来。”

    方予禾脚步停在门口,淡淡开口:“保重。”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跨出了门。

    她走得太过坚决,陆宴臣冷笑一声,看似毫不在意,心中却烦闷不已。

    他一下翻开协议书,想看看这女人想分自己多少钱。

    却见公司股权分割一栏,写着方予禾自动放弃陪他创业时所得的30%股份。

    陆宴臣瞳孔一震,忽然想起当初方予禾陪他创业时的一些场景。

    当时,他们租着巴掌大的苍蝇房,为了省钱,每天吃的都是方予禾做的清水面……

    下午四点,陆宴臣一路驱车去如意居。

    他心情依旧烦闷。

    陆家三位长辈严阵以待,在看到他孤身一人前来时,脸上满是错愕。

    他们定下的饭局,方予禾是从来不敢缺席的。

    陆母脸色很不好看:“姓方的怎么没来?”

    一句姓方的,利落撇清了他们两家的关系。

    陆宴臣蹙眉,鬼使神差的开口:“她今天不舒服,在医院输液。”

    “结婚这么多年了,肚子没半点动静,小毛病倒是不断。”

    陆母讥讽一笑,“也不知道我们家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当初你娶的要是柔婉,孩子都生好几个了!”

    “你赶紧给她打电话,叫她输完液赶紧过来……”

    “好了!”陆宴臣烦躁的端起红酒杯一饮而尽,“她不会来了!她在跟我闹离婚。”

    陆母愣了愣,脸上肉眼可见的溢出喜色。

    “这就对了,方予禾哪一点配得上你!赶紧离了娶柔婉,她那么优秀一个姑娘,都等了你多少年了!”

    陆宴臣的姑姑陆芸也跟着笑:“大哥大嫂,当初我就劝过你们不要阻止,年轻人的爱情,长辈越阻挠越强烈。”

    说罢,陆芸欢欣举杯:“有机会重新选择是好事,姑姑祝你能遇良缘。”

    看着她们喜不自胜的模样,陆宴臣不由得有些恍惚。

    他忽然意识到,每次家庭聚餐,方予禾都是在这种氛围下委曲求全。

    他起身,烦闷的向外面走去。

    陆父不知何时跟了出来:“你怎么考虑的?”

    脑海中闪过苏柔婉娇艳动人的脸,陆宴臣脱口而出:“离吧,正好我想给自己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饭局结束,陆宴臣回到位于市中心的江景御苑。

    开门的瞬间,客厅内一片漆黑静谧。

    忽如其来的空洞让陆宴臣有些不适应。

    他点亮手机屏幕,在最近联系人中找到苏柔婉的名字。

    “在哪儿?我去找你。”

    第三章

    精致的单身公寓内。

    桌上早已准备了红酒与精致的宵夜。

    烛光下,氛围暧昧。

    “前两天是你的结婚纪念日,因为我耽搁了你回去的时间……方小姐没有生气吧?”苏柔婉小心翼翼的开口。

    “是吗?”

    陆宴臣将酒杯一搁,挑眉看着她。

    在他能将人看穿的锐利眼神下,苏柔婉的小把戏无处遁形。

    终于,她柔弱无骨的攀上他:“宴臣,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但是我太爱你了,控制不住的想把你留在身边……”

    闻着她身上浓重的玫瑰香,陆宴臣莫名有些恍惚。

    他从前是最不喜欢香水味的,所以方予禾身上始终保持着清甜的体香。

    陆宴臣用力摇了摇头,将那张苍白而倔强的脸从脑海中挥散开来。

    他眸光倏地暗了下来,伸手揽过苏柔婉……

    次日清晨,陆宴臣忽然因胃痛惊醒。

    他起身走到客厅,厨房里一个背影正在忙碌,小米粥的味道飘满屋子。

    “方予禾,多放点糖!”陆宴臣下意识开口。

    苏柔婉身形一顿,回头笑道:“宴臣,你醒啦。”

    陆宴臣眉头微皱,随即若无其事问:“上午我有会,还要多久?”

    “马上就好。”苏柔婉连忙盛出一碗放在餐桌上。

    陆宴臣接过勺子舀了一口。

    入口粘稠,瞬间,他眉头紧皱。

    “啪嗒”一声,勺子被撂在了桌上。

    见他起身就要走,苏柔婉面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怎么了?是不合口味吗?”

    “没事,我吃不下。”陆宴臣随口道。

    苏柔婉紧咬着下唇:“宴臣,我知道自己做得没有她好,但我会努力去学的。”

    陆宴臣一怔,猛然想起,方予禾之所以粥熬的好,是当初为他特意去找广州老师傅学的。

    “不用。”他淡淡开口,“你是你,她是她。”

    苏柔婉愣在原地,不甘的攥紧了手。

    上午十点,陆宴臣抵达公司。

    助理赵贺端着一杯咖啡进来:“陆总,东城那块地的资料在您桌上了,法务部半小时后在会议室与对方律师见面沟通。”

    陆宴臣沉思两秒:“我也去旁听。”

    看完资料,陆宴臣疲惫的阖上双眼,胃部一阵绞痛。

    他想要把东城老城区推倒,重建为商业区。

    但老城区居民却不肯认他的收购合同,甚至请了人送外号律界“大法师”的方嘉翰。

    也就是方予禾的哥哥!

    几次交锋下来,陆宴臣公司的律师被锉的连脾气都没了。

    陆宴臣冷笑,有这么个“懂事”的大舅哥,他和方予禾想不离婚都难!

    三小时后,会议室。

    毫无疑问的,陆宴臣公司法务部的律师再次大败,垂头丧气的离开会议室。

    方嘉翰对陆宴臣视而不见,准备起身离开。

    陆宴臣淡淡开口:“方律,聊聊?”

    方嘉翰脚步不停:“我跟陆总立场不同,没什么可聊的。”

    陆宴臣挑眉:“那就聊聊私事,方予禾……她现在在哪儿?”

    方嘉翰一顿,神色是掩饰不住的惊愕。

    “她是你老婆,你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宴臣冷笑两声:“方律可别跟我说不知道,她跟我提离婚了。”

    “我的确不知情,予禾已经一个月没有联系我了。”

    方嘉翰恢复冷静,双眸淡淡扫过陆宴臣:“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说罢,他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陆宴臣将信将疑。

    他忍不住打开手机,找到方予禾的名字,按下拨号键。

    半响,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