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
    云倾舞玄烨小说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云倾舞玄烨小说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
    云倾舞玄烨后传又名《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是一本古代言情文,作者是顾清秋,主人公叫云倾舞玄烨,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多亏你嫁给萧墨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云若倾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箫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恒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恨不能化为厉鬼!可灵魂被困,云若倾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
    作者:顾清秋 更新时间:2022-09-23 01:20:4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8章

    第8章

    此时,万宝阁最幽静的包间内。

    云若倾正心情不错地嗑着瓜子。

    她就知道,穆子恒呆不久的。

    她也不怕穆子恒怀疑她。

    这药粉产生的臭味不仅查不出根源,还能停留在他身上至少三天。

    穆子恒只能像过街老鼠一样,在府里躲三天。

    可惜,还没能让他遗臭万年!

    菱香疑惑地看着云若倾,“小姐,你怎么今天格外高兴?”

    云若倾笑眯眯地把一叠瓜子推过去,“今天的戏如此精彩,当然高兴。”

    这时候,菱香顾不得多想,“小姐,拍卖开始了!”

    云若倾立刻坐到窗边,这里能看到底下拍卖的高台。

    的确是成色上好的紫叶兰。

    很快价格已经被叫到四百五十两。

    “五百两!”云若倾不假思索拍下了。

    菱香瞪大了眼睛,焦急地拉住云若倾,“小姐!咱们只有一百两银子啊!”

    云若倾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刚嫁给萧墨的时候,手里只有那么一点寒酸的嫁妆。

    这也怪她自己,听信沈若兰的鬼话。

    沈若兰说她早晚会离开将军府,萧墨那么可怕,肯定不会把嫁妆归还。

    因此少带钱财,为以后打算。

    云若倾皱紧了眉,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怪她脑子进水!

    云若倾郁闷地咬着唇,在万宝阁拍下东西不付钱,这可是惹了大事。

    菱香紧张地说道:“完了完了,听说万宝阁的主人杀人不眨眼,背景极深,连官府都不敢招惹。”

    说着,菱香拉住云若倾,“小姐,我们快逃吧!”

    云若倾收紧了手指,不甘心地说道:“不行!这紫叶兰是给将军治病的,我一定要带回去!”

    她知道,这一次错过的话,下一次再得到就是两年后了,那时候萧墨早就毒发攻心了!

    说着,云若倾起身走到门口,目光无比坚定。

    “我就是把命交代在这里,也要带走紫叶兰!”

    门口,男人笔挺地站着,五官深邃,双唇紧紧抿着。

    萧墨心里暗涌纷呈。

    有欣喜,也有不敢升起希望的克制。

    听到脚步靠近,萧墨低声交代了几句,随即离开。

    此时,屋里的云若倾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可她没想到门口居然站着祁风。

    想到萧墨向来不放心她,派祁风盯着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于是云若倾咳了一声,“我还有点事,办完了立马就回去。”

    祁风拱手道:“钱已经付了,属下接夫人回府。”

    云若倾愣了一下,“啊?”

    刚想问怎么回事,可祁风已经冷冷地转身走在前面。

    云若倾知道萧墨的心腹祁风就是这个性子,于是连忙喊菱香跟着。

    下楼后,云若倾接过掌柜递来的木匣,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刚进将军府大门,祁风就被军营的事喊走了。

    云若倾没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要为萧墨炼药。

    突然,一个婆子冷着脸拦住云若倾。

    “老夫人有请。”

    此时,寿安堂内。

    老夫人面前坐着个粉衣女子,正满脸怒容地咒骂着云若倾。

    “娘,这云若倾也太不要脸了!”

    这正是萧家二小姐箫玉妍。

    老夫人气得捂着胸口。

    “昨晚夜儿还逼我不再插手,这女人居然转眼间做出这样的事?”

    箫玉妍继续骂。

    “可不是嘛!我亲眼看到她和三皇子一前一后进万宝阁!”

    “她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什么都不懂,除了去私会,还能干什么?”

    老夫人脸色铁青,“沈氏人呢?我要是不管,怎么对得起萧家列祖列宗?”

    这时候,云若倾迈进院子,正好看到箫玉妍的丫鬟。

    她眉头微动,这才想起来,萧墨的妹妹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箫玉妍向来讨厌她,在萧家明着暗着给她使了不知多少绊子。

    里头正骂的火热,看到云若倾进来,气氛顿时就僵了。

    老夫人怒声道:“你现在已经是萧家的人,居然还不安分,你给我跪下!”

    由于前世的愧疚,云若倾咽下了这口气。

    她郑重地跪下,但背脊挺得笔直,自有一番清傲。

    “老夫人,我已经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以前我做过的错事无话可说,认打认罚。”

    “但现在和以后,我没做过的事就不会认。”

    箫玉妍拿起一杯水就泼了上去。

    “你还敢狡辩?我亲眼看到的!”

    云若倾被泼得一脸都是水,湿了的碎发盖不住额头的伤口。

    尽管如此,她那双眼睛依旧带着倔强,不肯低头。

    “二妹妹看到什么了?”

    云若倾抬着下巴,眼底一片清朗。

    前世她和箫玉妍没什么交集,她一直不知道箫玉妍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

    箫玉妍嗤笑道:“我看见你在万宝阁私会旧情人,简直让我恶心!”

    云若倾垂眸,“我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箫玉妍扯住她,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云若倾握住了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开口。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那我不能认下这种罪名,否则,我的夫君会误会。”

    箫玉妍呸了一声。

    “你别演戏了!你根本不想和我哥好好过日子,你就想把我家搅得稀巴烂!”

    老夫人见箫玉妍的行为举止有点过头,连忙拉住她,“妍儿!”

    箫玉妍跺了跺脚,“娘,这样劣迹斑斑的女人,你怎么还让她留在萧家?就该直接把她赶出去!”

    老夫人有点迟疑,“妍儿,你这样做,等你哥回来怎么交代?她都没认罪。”

    云若倾打断了她们,“我去万宝阁是为了给萧墨买药。”

    箫玉妍指着云若倾大骂。

    “你骗鬼呢?你给我哥买药?不会是买毒药吧?”

    云若倾拧紧了眉,从怀里拿出紫叶兰。

    “请老夫人查看。”

    箫玉妍一把夺过,冲云若倾头上砸过去。

    “你还想毒死我娘?”

    云若倾正好被砸到额头的伤口,血一下子透过纱布溢了出来。

    血珠滚落,云若倾突然一阵头晕。

    她捂着头,后背撞在桌角。

    老夫人心里一跳,脱口道:“扶起来。”

    箫玉妍挡住丫鬟,轻蔑开口。

    “别扶她,乡下野丫头粗鄙得很,装什么柔弱?”

    云若倾挣扎着要起来,好像听到男人的脚步声。

    失去意识前,她隐约看到萧墨的脸不断靠近。

    那张脸深沉肃穆,好像又在生气,眉头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