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
    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十月微凉)在线阅读完整版-苏千辞傅北遇小说

    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十月微凉)在线阅读完整版-苏千辞傅北遇小说

    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
    《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全文免费阅读由小编提供。天降九宝,爸比超厉害十月微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千辞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目光落在母亲身旁的另外一个少女身上,冷声问:你干的?苏家养女苏颜吓得浑身一哆嗦,抖着声音道:姐,姐姐这话什么意思?我又不是男人,怎么能让你怀孕?她的话音刚落,苏母大步走到苏千辞面前,又在她脸上狠狠抽了...
    作者:十月微凉 更新时间:2022-09-22 23:03:5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3章

    第3章

    “废话,隐瞒不报,罪加一等,你是嫌老子死得不够快是不是?我三叔呢,他现在在哪儿?”

    “回深少,三爷没来公司,我也不知道他的行踪啊。”

    傅云深连忙伸手捞过一旁的手机,找到傅三爷的号码拨了出去。

    通话连接成功后,傅云深抖着声音道:“三,三叔,华府酒店那边传来消息,说,说杰森被人给暗杀了。”

    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傅云深连忙点头应是,“好好好,我马上赶过去,马上。”

    切断通话后,他豁地抬眸,厉目横扫向杵在门口的保镖,怒道:“还愣在那儿做什么,赶紧备车,送我去酒店。”

    “......”

    金碧辉煌。

    傅三爷握着手机站在台阶上,鹰眸里闪烁着狂风骤雨。

    他被气笑了。

    因为他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之前收到的消息是她来杀傅云深的,没曾想她真正的目标不是傅云深,而且杰森。

    该死的,他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傅云深身上,结果忽略了最重要的客人。

    好个罂粟,他真是小瞧她了,居然让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将杰森给宰了。

    那女人是怎么从金碧辉煌里逃出去?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在按摩室内被压的一幕。

    之前他没反应过来,如今仔细想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怎么可能将他推倒?

    也就是说......

    “三爷,我们在按摩室的最后一个房间发现了一张薄皮面具。”

    阿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拉回了傅北遇飘忽的思绪。

    他冷眼看着面前的面具,再次被气笑了。

    还真是罂粟。

    那该死的女人居然从他眼前溜走了。

    “备车,去皇都酒店。”

    “......”

    皇都酒店。

    苏千辞换成了自己的脸出现在了停车场。

    她仰头看着顶层的总统套房,唇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前不久她还来了这里杀了傅三爷的座上宾,人家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只有以顾客的身份待在这里,才不至于让傅北遇那老狐狸盯上。

    刚到电梯口,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男人,压低声音问:“老大,人杀了没?东西拿到了没?”

    苏千辞勾唇一笑,“我出马,你觉得会失手么?”

    额......

    霍词默了几秒,试着道:“傅三爷跟傅氏长孙马上就要赶过来了,您赶紧去房间躲着,千万别露面,

    对了,还有一件事,您前脚刚离开杏花村,几个小家伙后脚就跑出来了,我把他们安顿在了套房里。”

    苏千辞扬了扬眉,精致的脸蛋上划过一抹幽冷的暗芒。

    “呵,长本事了哈,从杏花村到帝都几百公里,居然没跟丢。”

    这......

    霍词摸了摸鼻子,满脸的苦逼之色,硬着头皮道:“丢,丢了一个。”

    苏千辞的脚步一顿,猛地转头望向他,蹙眉问:“你说什么?”

    “三,三儿丢了。”

    “苏三?丢了??”

    “嗯。”霍词怯生生地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似的,“我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就少了一个,其他三个都还好好的。”

    苏千辞一脚踹过去,骂道:“蠢蛋,你怎么没把自己给丢了?”

    “......”

    两人刚上楼,外面就开进来一排名贵车辆。

    傅三爷先到一步。

    当他钻出车厢,准备踱步走上台阶时,一道小小的人影冲了过来,趁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猛地抱住了他的大腿。

    “爹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

    霎时,四周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倒抽凉气声。

    尤其是左右两旁的保镖,看着扒在三爷大腿上的小家伙,个个大气都不敢喘。

    完了完了,他们这些大活人居然眼睁睁看着一个不明物体缠住了三爷。

    阿琛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去拽三爷大腿旁的小东西。

    “小祖宗,要不你喊我爹吧,三爷不好招惹,我怕你小命不保。”

    小祖宗嘎了嘎嘴,斜睨了他两眼,满脸嫌弃道:“认保镖当爹没前途,还是三爷对我胃口,你走开,别耽误我认爹。”

    额......

    扎心了!

    傅北遇缓缓垂头,目光落在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家伙脸上。

    只一眼,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就闪过了一抹惊诧之色。

    像!

    这小东西确实挺像他傅家的种!

    因为他稚嫩的五官轮廓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先松开我,然后后退两步,咱们用男人之间的方式交谈,别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

    小家伙撇了撇嘴,满脸的无语,谁跟你用男人之间的方式交谈?

    小爷毛都没长齐呢,怎么就成男人了?

    “爹地先认了我,然后我再松手,不然我就挂在你身上,去哪儿都挂着。”

    三爷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两下,眉宇间浮动着不耐之色。

    “阿琛,将他从我身上扒开,然后扔出去。”

    ‘哇’

    上一秒还嬉皮笑脸的小东西下一秒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爹地不要我,还想扔了我。”

    “......”

    傅三爷额头上的青筋突突了起来,耐心即将耗尽。

    这时,又有几辆辆车驶了过来,停在了大门口。

    傅云深从车厢钻出来,见傅北遇如同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台阶上,有些疑惑的问:“三叔,您怎么......咦,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傅北遇缓缓转头,冷睨着门口的傅云深,如同漩涡一般深不可测的鹰眸里闪过一抹森冷的寒意。

    “这是你在外面留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