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阅读 > 给我一次机会
    《给我一次机会》(加麻加辣)(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

    《给我一次机会》(加麻加辣)(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

    给我一次机会
    开始阅读主角叫温晴沈司夜的书名叫《给我一次机会》,本小说的作者是加麻加辣创作的,作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氧气迅速充盈肺部,她剧烈的咳嗽着。他三步并做两步上前一把扯住了温晴的头发将她按在了一块灵位的跟前。灵位上刻着沈司夜之妻隋棠之位的字样。温晴看清那字样的时候自嘲地笑了。在沈司夜的眼里,隋棠才是他的正牌妻子,而被明媒正娶进沈家的温晴不过就是个用下作手段抢走隋棠位置的女人,是个笑话而已!!给...
    作者:加麻加辣 更新时间:2022-09-22 22:40:3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2章

    第2章

    沈司夜说的话,没有人敢反驳。

    “我明白了沈总,我这就去办。

    温晴在走进监狱之前就已经不对沈司夜抱有任何幻想了,可她却没想到,这男人能绝情到这个地步!

    “温晴,你清楚吧?现在可就没什么温小姐了,你的编号是0721。”

    温晴看着狱警塞到她手里的衣服,心里麻木到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从此海城骄傲的温大小姐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只过街老鼠。

    一个编号为0721的杀人犯。

    狱警们打量着她的表情,将她带去了监房。

    监房里除了温晴意以外还有七个女囚,她们只是用眼神上上下下的将温晴打量了个遍,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是新来的0721,你们好好照看着。”狱警掂量着手里的电棍:“要是不消停别说我不讲情面了。”

    电棍在监房的门上砸了两下,很有威慑力。

    温晴的牢狱生活还算是顺风顺水,只是监房的女囚都不怎么和她说话,她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存在感,每天兢兢业业的参加劳动。

    沈司夜将她送进来,她轻易是出不去的了。

    某天下午例行的劳动过后,监狱长没有带着囚犯们回去,而是让所有人都站在了原地。

    “现在!这里丢了一把刀子!是你们谁偷的?”

    温晴站在人群之后,这里很少有尖锐的物品,她刚刚搬东西的时候只看见了一把开箱用的刀子,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那刀子就不见了。

    “都进到这里来了还不老实?”

    狱警的眼神在每个人身上打量,而温晴只想这一切快点结束,她感觉自己热的快要晕过去了。

    “警官!我知道是谁拿的!”

    人群中,一道高亢的女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温晴!我眼睁睁看着她将刀子揣进了兜里,还念念有词的说要杀了谁。”

    所有人的视线在一瞬间聚集到了温晴的身上。

    她下意识为自己辩解:“我没有!我没有拿!”

    狱警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温晴带去了禁闭室。

    狭窄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甚至还泛着霉湿的味道。

    “真的不是我!”她急着辩解,将身上所有的衣兜都翻开了。

    “你兜里是没有,衣服里呢?也没有么?”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温晴的话音才落身上的衣服就被人扒下去了。

    她被迫脱光了衣服站在小房间的中央,四五个女警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确认过她没有拿刀子却也还是没有轻易放过她。

    她被按在了桌子上。

    “说!把刀子藏哪去了!”

    “我没拿!我真的没拿!”

    “没拿?你没拿怎么有人举报你?”

    温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受的冤枉已经足够多了。

    她挣扎着,不料打翻了手边狱警刚刚打来的一壶晾着没喝的热水。

    刚刚烧开的水顺着温晴的手臂淋了下来。

    她的手臂瞬间皮肉翻飞。

    狱警们很快将她送到了医务室。

    在处置室里,温晴咬住自己的嘴唇,恨不能当时沈司夜直接将自己掐死算了。

    如果死了...

    “你说这不能有什么事吧?沈总是说让咱们想办法让她长长记性,可是这弄成这样...沈总不会找我们麻烦吧?”

    “这有什么的,沈总说了,只要有一口气,随我们折腾。”

    门外狱警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进了温晴的耳朵里。

    在听到那熟悉的名字的时候,温晴不知道到底是手臂比较疼还是心口比较疼。

    沈总,在这海城能有这样地位的人除了沈司夜还有谁呢?

    沈司夜!

    这男人到底还要怎样!

    难道他的心真的是铁打的么!

    温晴咬住了牙关,一声没吭。

    手臂上的烫伤还没有痊愈,温晴有被叫去做和别人一样的搬重物的活计。

    “我说你快点!磨蹭什么呢!”

    狱警跟在她的后边催促,温晴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尽管走的快,可每一步都很踏实,如果没有突然伸出来绊她的那只脚的话,温晴是不会摔倒的。

    她倒下去的瞬间,手上的重物掉落,正好砸在她的小拇指上,手指瞬间就变了形状。

    狱警却说这不过是小伤,别人腿伤了都坚持干活儿,她更没什么特殊的。

    温晴不敢喊疼,在每一个被疼醒的夜里都是尽力的死死的咬住牙关。

    她很清楚,她喊了,就正中了那男人的下怀。

    整整五年,温晴只靠着当年的一句话支撑着自己活了下来。

    ——沈司夜,你会后悔的!

    五年后仲夏的某一天,海城女子监狱的铁皮大门轰隆隆的打开。

    “0721,出去之后好好做人。”

    朝狱警点了点头,女人艰难的迈过了那道门槛。

    三十几度的夏天,外头的地上泛起一阵阵热浪,女人往下扯了扯自己的短袖,想要盖住胳膊的伤疤,可惜无济于事。

    她慢吞吞的往外挪。

    女人拢了一把干枯的头发,曾经精致的面庞在经过这五年的牢狱之灾之后依旧美的不可方物。

    没有钱坐车,也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到市里的公交,她打算往市里走。

    她走得很慢,一路走一路看。

    走到市里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她抬头,在路边的大屏幕里看到了那张无初次出现在她的噩梦里的脸。

    这五年海城好像变化很大,唯一不变的是那男人的地位。

    在监狱里每天晚上看新闻的时候都会看到那张脸。

    他频繁的出现在财经频道或是娱乐频道,他好像无处不在,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生意风生水起,和他曾经的爱人的妹妹日久生情,就快要订婚了。

    女人低下头接着往前走。

    她在路边找人打听了最近的一家中介所,她需要工作,至少需要一个今晚睡觉的地方。

    好在这城市里还是好心人更多一点,她的运气也不错,走到中介所的时候人家还没有下班。

    曾经作为顶尖设计师的女人现在已经不敢奢想那样的工作,她知道男人一定不会让她有这样的机会的,现在哪怕有一份小职员的工作她都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她的梦很快就破碎了,接待她的人在听见她有前科的时候就把她赶出来了,一脸嫌弃的指着街尾的那家叫“夜色”的国际娱乐会所告诉她:“那边啊找保洁,没条件,你去试试吧。”

    她走到娱乐会所门口,门上的确贴着招聘信息——找保洁,管吃管住,一个月一千五百块。

    她心有不甘却别无他法。

    女人毫不犹豫的推门找到了酒吧的经理表示自己想要应聘保洁。

    经理上下打量着她,长得倒是很不错,就是胳膊上的伤疤难看了点,不过要是穿上长袖的礼服倒是也瞧不出什么。

    这模样做保洁多少是有些“屈才”了,女人的长相要是好好利用,搞不好能给酒吧多增添点收入。

    经理努了努下巴问她:“服务员做不做?”